医院文化

WUHU NO.1 PEOPLE'S HOSPITAL

医院文化

首页 > 医院文化 >
靠窗的位置,光线刚好
来源:  作者:南七 汤燕  发表时间:2017-02-14 15:08 浏览次数:

    城市的食粮,无法渗透。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长街与高楼相交,拥有多少花朵的开放。过往行人牢记时,天空向下生长,在预定的时空里抓住人影。
    门牌号码是耐得住寂寞的星座。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城市的灵感,让夜色温柔,让起雾的早晨金碧辉煌,让每个人的脚下拉紧一根惊险的琴弦。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去看固定的广告,去访旧友,去清理回忆的章节,在城市的某个部位写我的小传。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有人尾随,就有人走在前面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成为鱼是一种惬意,最惬意的是戏波击浪。城市,我无法探究你的岸,如同路灯的指引,招摇过市,内容丰富。

    那么,歌唱城市吧。作为一个明亮的词,我愿再一次误入这里,渴望被填充。明天,不会是一个转折句。
    秋月跳出农人的心,沿着金黄的脉络,刈着梦想的颜色。金黄色的浪,涌入谷仓。每一粒饱满的许诺呵,都让大地的伤口在阳光下洗刷。乡村,解开纽扣,进入乳汁之源。随波逐流。   
    一片浪,又一片浪。镰在秋月的腹里穿动,天空下,簇拥着至高无上的麦芒。秋月饱满了。为什么,面对家园,我的河床总是空空。秋月的神,沉默不语,一只手搭着村庄。金黄的浪漫现实之外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星空。人被覆盖,走在路上,携带大米和绳索。数着闪烁,忘记最爱。在博大的静寂中,为生惋惜,为爱后悔。站在季节之外,我听到深秋的琴声。我知道,这琴声来自遥远的石板路,来自远去的梦中人。琴声冷冷清清,绵绵缠缠,凄凄切切。他悄悄走远。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缓缓而来的琴声,一路滴落这情之惦记,情之记忆,情之悠长。我在人来人往的街头,彳亍而行。

    露水打下来了,我把所有的心思都托付给了你。沉默的心境,等待有一场大雪的光临。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天空和大地似乎没有了生息。我试探着去抚平心中的失落,可满地的词章,我找不到和自己相匹配的一句。我知道。泪水从来都感动不了拒绝的眼睛。尘封的窗户紧闭着,哪还有阳光会洒落一屋呢。琴声远去,谁还能看到他当年的潇洒;琴声远去,唯我还能感受你如琴的魅力。

    当太阳打样时,一张冷艳的大幕就在那里亟不可待的拉开了。单薄的,专一的,淳厚的,深情的,浓烈的。让我的心情次第生出种种遐想来。在孤独的夜里,你才会成为歌手,才能听到最美的歌。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怀念,就是用自己最亲切的手,抚摸从前的故事。你是夜色的浮萍吗,还是路灯闪耀,像午夜盛开的昙花,一闪一闪,甚是美丽。

    蓝天白云,青山绿水,还有袅袅升起的炊烟和青梅竹马的嬉戏,林间清越的山歌,被牛玲一串串甩落,惊醒路边的花香。